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明 > 正文内容

我好好写作业能让我上学吗(组图)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14

  本报记者报道“阿姨,如果我好好写作业能让我上学吗?”躲在妈妈身后的小康由页眼睛里含着泪花,怯生生地问记者。为了给父亲做骨髓移植手术,康由页的家里已经负债15万元。在吃饭都困难的情况下,康由页的妈妈实在拿不出一分钱再给儿子交学费了。

  在空军总医院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这母子俩。由于康由页的父亲刚做完骨髓移植手术,康由页和妈妈每天只能在下午3点半到4点半之间,趁着给爸爸送饭的机会,隔着玻璃窗看看爸爸,通过电话和爸爸说几句贴心话。康由页的妈妈张慧云告诉记者,移植骨髓所需要的各项费用加起来要40万元左右。为了给孩子的父亲看病,她已经把家里仅有的几间平房都卖掉了,凑了9万元,又想尽办法向亲戚朋友借了15万元,村里的乡亲们也捐了1万多元,可这毕竟离40万元还差得很多。康由页的父亲每天在无菌病房里的住院费是400元,而手术后打的抗排异反应针每针一万多元……

  记者看到小康由页时,他把脸紧紧地贴在无菌病房的玻璃上,默默地看着病床上的父亲艰难地吃着东西,眼神里有几分茫然与无助。11岁孩子应该有的天真和活泼

  在康由页身上几乎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过早的懂事和成熟。张慧云告诉记者,自从2月份出事以后,她几乎没有时间来管孩子。小康由页白天自己去上学,晚上也是在这个亲戚家住几天,在那个亲戚家住几天。就像康由页在给本报的求助信里写的,“我从小没离开父母过,这样的日子里我不敢吭声,但我每天不用别人说,我还是按时完成作业。”

  在采访过程中康由页慢慢跟记者熟识起来,话也多了些。他告诉记者,妈妈在医院附近临时租个小棚子,也就有两个电梯间那么大,除了一张床就没别的东西了。学校放暑假了,他来陪妈妈照顾爸爸。每天他都是趴在床上坚持写暑假作业,一天也没落过。他和妈妈平时的三顿饭都是馒头,或者是父亲吃剩的东西,连菜也很少吃。张慧云告诉记者,孩子很懂事,天气这么热从来没要过一分钱买冰棍。他还安慰妈妈说:“我知道咱家里穷,省下钱给爸爸治病,我不要玩具。”

  康由页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能好起来,这样自己也就能像以前一样回到学校里继续读书了。他说他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医科大学,治好所有的白血病患者。当记者结束采访要离开时,康由页躲在妈妈身后怯生生地问我们:“阿姨,如果我好好写作业能让我上学吗?”当听到记者肯定的答复时康由页终于笑了,这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们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的真正属于孩子般的灿烂笑容。下一页

更多